中央政治局同志以强烈的担当精神,围绕大局履职尽责,不折不扣贯彻执行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精心组织、扎实推进党和国家各项工作,强化督查问责、落实见效,着力破解突出矛盾和问题,有效防范化解风险挑战,确保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落到实处。

经受着希腊式的经济崩盘、欠下700多亿美元巨额债务,美属波多黎各自治邦3日正式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破产保护”,这一非比寻常的举措在美国海外属地的历史上尚属首次,同时也是美国地方政府提出的最大规模债务重组。媒体认为,此事的影响将远远超过2013年美国“汽车城”底特律的破产事件,它所引发的法律纠纷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而司法界对该案的处理方式也将为同类案件开创先河。

据美联社4日报道,波多黎各总督罗塞洛3日正式宣布政府“破产”,官方已启动“破产保护”的类似程序,将对巨额债务实施重组。罗塞洛强调,邦政府的决定是为“最大限度地保护波多黎各人民的利益”。此前数日,多个债权方与波多黎各政府展开一系列债务谈判,却未能取得有效进展,从一定程度上迫使邦政府采取了这样的“非常举措”。

《今日美国报》说,美国最高法院之后将委任一名精通破产案件的法官受理此案。由于缺乏司法先例,当事法官在这一案件上存在较大自主权,处理方式或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波多黎各的未来。波多黎各金融监督和管理委员会将继续同债权方谈判、尽力达成债务减免方案并呈送法庭,由法官判定方案的有效性。舆论认为,该举措虽然有可能让波多黎各大幅削减债务甚至首次摆脱困扰数年的负债局面,但也可能严重伤及投资方和民众利益,令公务员老无所养、人才外流加剧、民生项目拉不到投资;还有可能导致波多黎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进入资本市场。

福克斯新闻网说,由于波多黎各是美国海外属地,邦政府无法像美国本土的地方政府那样申请常规意义上的破产程序。自治邦申请破产的法律依据,是国会去年刚通过的《波多黎各监督、管理和经济稳定法》。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波多黎各的经济状况就已十分低迷,时任政府引入该项法律,是为避免当地发生“人道主义危机”。

《纽约时报》说,波多黎各此前已经经历长达10年的经济衰退,当地贫困率高达45%,失业率更是美国平均水平的两倍。此外,人才大量流失也对当地税收造成重创:波多黎各居民享有美国公民权限,可进入美国本土发展,不少当地人都涌入美国佛罗里达州。从各项经济指标上看,波多黎各的情况和希腊有诸多类似之处。为维护正常运营,当地政府连年举债,导致债务不断攀升。截至目前,当地政府除欠下740亿美元(约合5100亿元人民币)的巨额债务外,还存在巨大养老金缺口。当局坦承,目前已“无力为民众提供有效服务”。

对于深陷危机的波多黎各,华盛顿方面回应冷漠,态度如同一位“毫无同情心的殖民地领主”。在美国国会,不少共和党人公然反对债务减免。他们认为这块海外属地长期享受各种联邦政府补助,要想获得帮助,地方政府有义务解释“钱都用在哪儿了”。上月底,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直言:波多黎各不应得到“救市”。

媒体认为,波多黎各的案例为美国经营不善的地方级政府敲响警钟,比如伊利诺伊州州政府、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市市政府目前均面临类似局面:养老支出飙升、基础设施陈旧、纳税人“出走”以及信誉评级下滑等。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波多黎各宣告“破产”也许是一个危险的先例,或将引发效仿。有媒体讽刺说,波多黎各案或将向公众证实,美国一些看似“不可侵犯”的社会体系同样能被撼动,比如养老金系统。(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丁磊张敏敏)